诡章

2020-07-27分享


唐家的二小姐,死了……唐家二小姐--唐韵施的死讯不胫而走,随之,满城风雨。唐家...《诡章

唐家的二小姐,死了……

唐家二小姐--唐韵施的死讯不胫而走,随之,满城风雨。

唐家门上挂着的红绸也被默默的摘下,换上了白绫。

她曾是阮城少女集体羡慕的对象,良好的家世,出众的才貌以及苏家少爷这个未婚夫,不管哪一项都足以在这个城中叱咤,偏偏她全有了,然就在她成亲的前一天晚上,唐家二小姐暴毙闺房之内,据说死时七窍流血,双目爆出,表情极为惊恐。

顿时谣言四起,有人猜测是苏家少爷--苏潜嫌弃了旧爱,迷上了翠红楼的琉璃,心有不甘才暗下毒手;有人猜测是临城那个杜家的千金,为报夺爱之仇,不惜千金买凶杀人;更有甚者,认为是唐家的五姨奶奶的鬼魂杀了唐二小姐……于是,城中人各持己见,争执不下。

苏家少爷与唐家的二小姐是娃娃亲,是父辈们商议定下了,可是这苏家少爷似乎并不买唐家二小姐的帐,就在前几天,苏家少爷还每日出入于阮城著名的翠红楼,并放出豪言,如果要娶那就是唐韵诗与琉璃同时过门,否则其宁愿出家永不还俗。苏老爷气急,把他软禁在家里,成亲结束才能放出。

而这杜家的千金原是临城出名的美女,提亲的人更是踏破了门槛,可是杜家小姐却是对一个柳姓书生一往情深,可巧,这柳姓书生原是唐二小姐的老师,一来二去,这柳老师就对这聪明的学生动了感情,当他听说婚约一事时,当下觉得看破红尘,梯度出家了,而这杜小姐更是每日以泪洗面。

这鬼魂杀人之说虽然荒诞,可是却不是没有理由。当年唐老爷风流成性,家里的姨太太共娶了五个,这最得宠的是五姨奶奶,而这当家的却是唐二小姐的母亲,施氏。

施氏是大家出身,唐老爷自然以礼相待,可却可怜了五姨奶奶,五姨奶奶生性娇纵,自然少不了训斥,时间一长便对唐夫人怀恨在心,偷偷在其饭菜里下了砒霜,谁能想到事情却败露了,五姨奶奶被族人禁了猪笼。

听说当初五姨奶奶是怀了身孕的,五姨奶奶看到事情败露便赶忙去找唐老爷,希望唐老爷能看多年夫妻情分帮他求求情,可谁曾想这唐老爷当初靠的是施氏发的家,软弱的他怎么敢去为了她而得罪施家,于是五姨奶奶绝望的沉入河底。更诡异的是,自从那时,河边就总能看到一个白衣长发女子的背影,五姨奶奶的发是极长的。就在唐二小姐出事的前几天还有人在河边看到了那个白衣长发的女鬼,所以人说,五姨奶奶因冤屈未报不能投胎,无奈唐夫人已死,她就只能把冤屈抱在唐二小姐的身上了,且二小姐死时惊恐的表情,实在是见鬼的样子,于是鬼魂杀人说深入人心。

就在三方争执不下的时候,一件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二小姐尸体的脑袋不见了。

阮城的风俗,未出阁的女子因故死去,是不能大肆操办的,只有些大家大户挂个白绫,停灵7日,超度亡魂。可是就在这第二日,唐二小姐的脑袋居然不见了!她的灵前是十二个时辰都有人看守的,据守陵人说,他们也就打了一个盹儿,睁开眼睛时眼前的尸体脑袋就不见了,守陵人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的去找唐老爷报告。此事一出,最伤心的不是唐老爷,而是唐家的管家--唐风绝。

话说唐风绝原来是一铁匠的儿子,铁匠从搬来就一直是独身一人,所以没人见过唐风绝的母亲,只知道唐风绝长得一张绝不似他父亲的俊俏模样,性格又沉稳老练,唐老爷看这孩子机灵可用,便在老铁匠去世后把唐风绝接到了身边,收为义子。唐风绝比唐二小姐大,从小看着唐二长大,把唐二当亲妹妹疼。看到唐二那无头的尸体,唐风绝眼睛通红,想要杀人似的,拳头紧握,指甲深深地扎进皮肤,鲜血顺着指缝而下。

阮城里的事从来不过夜,第二天,唐二尸体脑袋不见的事就满城皆知了,顿时鬼神杀人说又传得沸沸扬扬,城内人人都在指责唐家做人太狠才害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与此同时,阮城内另一件怪事发生了--城内新下葬的人,尸首不见了,只留了一颗脑袋在棺椁内。此时城内早已不似平常的安宁,指责声、叹息声、求佛声交织在一起,夜不闭户的阮城,晚上家家户户大门紧锁,生怕唐家二小姐的鬼魂找上自己的脑袋。

然而就在丢尸事件后,一连三个月,阮城内都没有发生什么怪事,就在人们都以为这闹鬼的风波已然过去了的时候,怪事又发生了。

苏家少爷疯了,唐风绝被人杀了,脑袋也不见了!

刚刚平静的阮城又不平静了,原本以为这只是唐家五姨奶奶寻仇来了,可是这怎么能牵涉上苏家和唐风绝呢?难道是唐二小姐已化为厉鬼,专门来寻仇?难道这凶手真的就是苏潜?可是这唐风绝又怎么平白的丢了性命了呢,有人说,这唐风绝在唐二小姐脑袋不见的第二天夜里曾到河边,并派了所有家丁下河寻找唐二的脑袋,难道是唐风绝的做法扰了这五姨奶奶的亡魂,特地寻仇?城里的人开始格外的同情这深情枉死的唐风绝,唐家更是没有亏待唐风绝,厚葬了唐风绝的无头尸体。

这下平静的阮城沉浸在血腥之中,唐苏两家更是紧张,请道士一连做了半月的法事。可是不知是鬼太厉了,还是这法师的道行不够高,唐家和苏家的怪事仍然不断发生,唐家门前白衣女鬼频频出现;唐家少爷不明不白的在半夜起夜过程中被台阶绊倒导致半身不遂;唐老爷也每日惴惴难免,得了中风;苏家夫人在儿子疯了之后每日以泪洗面,眼睛瞎了;苏家生意上又招惹了官府,大半的家产被抄了去。

眼看着这阮城的两大户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阮城的人知道,这阮城要变天了!

果不其然,两个月后,这唐苏两家,赶着长队似的马车,举家南迁,不知是去到哪里了。

阮城又平静了。

若干年后,阮城中来了一户陈姓人家,势力之大,朝廷也惧怕三分。

只见这陈老爷像极了唐风绝,陈夫人却好像唐家那可怜的二小姐唐韵施。

当然这陈夫人自然不是唐韵施,唐韵施早已成为阮城那场风波的牺牲品。

陈老爷却是货真价实的唐风绝。

原来,这唐风绝是五姨太太的儿子,当年五姨太太被沉塘后并没有死,而是被一家依河而居的陈姓铁匠救下了,这铁匠多年寡居,心地善良,看这母子俩可怜也就收留了下来。可惜这五姨太太命薄,得了月间病,没多久就留下可怜的孩子撒手人寰了。铁匠不舍得把那俊俏的孩子送人,于是每天挨家挨户的去刚生完孩子的人家借奶水,终于这孩子长大了,不知从哪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于是一场复仇的阴谋慢慢展开了……

事隔多年,人们都不愿再提起那段往事,只道这陈家乐善好施,带人谦和,阮城人受惠于陈家的颇多,一段伤心的往事便随风飘走了……只知道,每年清明时分,唐韵施和唐风绝的墓前总是摆放着新鲜的花,一双佳人站在墓前

“为什么当初见我的第一眼就决定要为我赎身?”

“因为你很像她……”

“既然爱她,那你们为何不在一起?”

“迷失在仇恨的世界中的人怎么会爱?”

男子冷冷一笑,嘴角边尽是惨淡……


Tag:诡章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