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动的宝石

2020-07-30分享


第一部2013.1.6中午——2013.1.13下午主人公:卓b安可(可儿)怀...《流动的宝石

第一部

2013.1.6中午——2013.1.13下午

主人公:卓b 安可(可儿) 怀婷 抚琴 云绮 楼玉阁

将平生第一次的感动泪水放于宝石中,当阳光射入它的肌体,就是“流动的宝石”。

Story:1.真假“卓b”

安可随同朋友怀婷来到了儿时的家乡,这个充满诗情画意的江南小镇。

“如果他还在,我想一切就完美了!”可儿说着。

“你们的秘密城堡在哪儿啊?可儿让我看看吗?”怀婷屡次听她说秘密城堡中有一个美好的传说。

“好啊!”可儿带她去了森林的深处,一棵古老的树底下,她挖出了一个盒子,一颗含流动液体的宝石映入眼底。

“这是流动的宝石,是他留给我的礼物!”可儿言。

“流动的宝石!”怀婷陷入了联想,难怪她如此怀念了,很美的传说。

街道上,川流不息的游客,她们在其中回忆着昔日的点滴,竟忘了此时她们已是游客。

“请问,你知道卓b家住哪儿吗?”一个女孩在前边打听着。

“不知道!”居民言。

“卓b!”可儿听着她说的名字,隐约感觉到什么。

“卓b的女朋友吗?可儿亏你等了他这么久!”怀婷埋怨道。

女孩跑了过来,再次问她们,她们言:卓b早已搬走了!

女孩言:“我是卓b的未婚妻,都怪我逼他,要不他就不会失踪了!”

“失踪?”二人齐声说。

“卓b!”女孩喜悦地向船中的游客望去。

“好像真的是!”可儿言。

“又一个粉丝!”明阳不好意思地言,“人红,没办法!”

“是叫你吗?”朋友楼玉阁言。

“船家,麻烦你~~~”未及明阳说完,女孩已坐别的船来到了近前,她跳上船。

“卓b!”

“对不起,我不是!”明阳言。

女孩仍唤着他的名字。

“你认错人了!”楼玉阁见她喋喋不休,忙叫船家靠岸,于是三人停停留留地消失在人群中。

“那个船家,很熟悉!他不会是卓b吧?”可儿望着送走三人的船家。他似乎刻意压低帽子,一副怯世的样子。

“卓b?”怀婷忙跟紧她。

船家见有人追赶他,便走进人群,躲到拐角巷中。

“他是卓b!”可儿肯定地说。

“可儿,我们该回去了!太阳要下山了!今儿就到这里吧!以后还是有机会来这里的!”怀婷提醒她,一日的行程到了。

2.邂逅的旅程

第二日,她们收拾好行李,准备乘客车回学校了。客车上,一场神秘的生日派对举行,主角正是明阳,粉丝为他庆生。楼玉阁讨厌惺惺作态的应酬,便坐在座位上睡觉。女孩坐在她们的前面,当她东张西望时,看到了她们。

“你好,还记得我吗?”

“记得!”怀婷言。

“我叫云绮,忘了问你们名字了!”

“怀婷,我朋友安可!”安可睡得正熟。

“大家是同一所学校的吧!”明阳凑上去言。

“好像是!”怀婷言。

明阳自荐唱了一首原创歌曲《邂逅的旅程》。

一次的凝视,一次的回眸

一次的转身,一次的珍重

堆积的思绪

压抑着湛蓝的星空

诠释的纯真承诺

躲在角落里

徘徊不定

一颗珍珠,一个梦

一次千言,一次旅程

当泪滴倾于雨滴中

两眼已朦胧

犹豫的人

于零点零几分钟相吊形影

怀婷隐约感到明阳的歌在诉说着什么。

3.意外发现

学校里,怀婷将想法告诉安可,可儿由此产生了别的想法,双胞胎会不会交换身份上学呢?班导那也许有记录!

怀婷,安可在办公室问班导问题,可儿趁机翻阅上课记录,无意间翻到了卓b的学籍表,她惊异地走出办公室时,二人遇到了明阳。

明阳准备开学典礼庆祝活动,欲献歌一曲,巧的是可儿是吉他手。

宿舍里,可儿等大家睡熟了,唤醒怀婷,怀婷听着她的疑惑睡着了,第二日,可儿告诉怀婷,周末放假时,她要伺机跟踪明阳,看明阳家是否有卓b身影。周末下车后,她忙跟上去,装成旅客的样子,四处探望。

郊外的一切,寂静极了!她走着走着,竟迷了路,中途无奈之下,问路人才知:此处只有一户人家,等到她找到时,见云绮自屋中跑出,她忙躲了起来,抬头望去,别墅的二楼窗户站着一个熟谙的人,她怀疑是卓b。

4.补习的余温

考试将近,怀婷,可儿及楼玉阁去了明阳家补习,为下周考试准备,周六上午,可儿发起烧来,大家不知所措,怀婷照顾可儿,等她服药睡下后,大家才在明阳房间补习开来。

临近中午,可儿听到脚步声,她感到有人坐在她的身旁,诉说着什么,等她看清楚,他在流泪。

“卓b!”她轻轻说着。

他见她睡醒后,便立刻变成明阳的样子——一副骄傲的姿态,大步走出她的房间。

怀婷给可儿送餐时,可儿言:“我看到他了!”“对了,在明阳房间里,有一副少女手捧宝石,倚着树的油画!我怀疑那个少女是你!”怀婷判断道。

“是我!”可儿笑了一下,忙将宝石塞进了衣服里。

“为什么?”怀婷问。

“因为云绮,因为明阳,因为大家······”可儿言,“下午能帮我把大家支出去吗?我想既然卓b就在别墅里,他能扮成明阳,那么一定有留下证据!还有为什么二楼可以看到别墅前方景物的屋子被锁着,一定有原因!”

“嗯!”怀婷点点头。

下午,除可儿外,大家在别墅不远的小丘上温习功课。可儿走向阁楼的楼梯时,一阵钢琴声落下了!她看到阁楼里,每样东西都是双份的!墙上还贴着他们在旅途中拍的照片,三个人的身影!她明白了!楼玉阁知道内情,知道为什么老师不愿说出班上曾有过像卓b一样的学生。

可儿回房间时,那钢琴声又响起了!等她缓过神儿来,手机响了,电话那头的人是云绮。

“我听说你们去明阳家了,是吗?见过那个和明阳长得一样的人了吗?”

“一样的人?”

“你应该见过了,是吧?可儿?”云绮的哭泣声传来。

“他怎么了?”可儿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不知道!反正流动的宝石已经碎了!在小时候,离开小镇时,亲手毁掉的!我当时就躲在角落里!他说,他要埋葬幸福!”

“埋葬幸福!”可儿言。

“总之——”云绮刚要说什么,电话挂了!

5.时间的回馈

夜晚到来,怀婷照顾可儿睡下后,听到楼下有人争吵的声音。

“离可儿远一点!”

“管家,这似乎不关你的事!”明阳言。

“我说你们何时才能化干戈为玉帛?”楼玉阁听到吵架声,便走下楼。

“她们睡了吗?”明阳担心地说。

“睡了!”楼玉阁言。

“还要瞒多久?”管家问。

怀婷一直注意着他。自他出现,总爱戴个帽子,口罩,似乎不想让人知道他是谁。

“原来管家有可能是卓b啊!”怀婷轻手轻脚地走进房间。

第二日,大家忙着回校的事,各自忙碌。怀婷见可儿在车里睡着了!(管家开车送他们去公交站,校车到的时间晚,大家便决定乘别的公交车去上学)。楼玉阁自我催眠了。

“考试,对于楼玉阁就那么容易吗?好成绩是睡出来的啊!”怀婷抱怨道。

“不是!他在装睡!不是有一词叫‘假寐’吗?适合他!”明阳言。

怀婷瞥了一眼开车的管家。动牙部手术,用得着全天都搞神秘吗?

可儿醒时,已在学校里了。据说是明阳和楼玉阁拖着她上的校车,她一脸尴尬。怀婷,可儿,云绮于篮球场相遇了。他们都将目光放在了明阳身上。

“不是平日的明阳啊!”云绮自语。

“的确不像!”可儿言。

“笑容多了,是吧?二位?”怀婷笑道。

“嗯!”二人不约而同言。

“糟糕!”可儿看到明阳脖子上戴的项链正是流动的宝石时,她恍然大悟。

“那个,是流动的宝石吧!不是毁了么?”云绮言。

明阳见她们正发呆,便跑上去,言:“这个,不知道是谁的?蛮好看的!”

“是——“怀婷欲语休止。

“是——你们知道!”云绮看了看怀婷,可儿。

“怎么会?”怀婷笑道。

宿舍中,明阳端详着流动的宝石,楼玉阁言:果然她还是出现了!

“所以,她,我,还有他要做出选择吗?”明阳笑道。

“也许!”楼玉阁在纸上写下“卓b”的名字,“让他出现吧!迟早他会忍不住的!”

6.流动的宝石

当晚,可儿收到了两条信息,内容一样:找到流动的宝石了吗?

“是卓b和明阳!”可儿言。

“可儿,你说现在的明阳是卓b吗?”怀婷言。

“是!”可儿肯定地说。

之后,收到电子邮件一条:请进入我的世界——卓b!

可儿打开地址:《流动的宝石》

我的世界是白色的!透明的镜子前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我卓b,一个是他卓明阳。我们因为家族的使命,不得已交互上学,不能同时出现在学校里,她——云绮,是我的订婚者,也是制造麻烦的人!屡次出现在我住的地方,不惜代价地找到我!终于明阳想出了点子,他装成我的样子,去老家处理婚约之事,就在解除婚约的那天,明阳认识额一个女孩,把家族最美的“流动的宝石”的秘密告诉了她,并做了两条宝石,一条给了她。我知道了此事,担心他会遭到家族的谴责,于是毁了宝石,没想到,几年后,学校里,我又看到了那个女孩,她应该是你可儿,对吧!你猜得出哪个是我吗?

“今天学校里的是卓b,尽管你拼命学他,一副高傲的样子,但是笑容掩盖不了!”可儿回复道。

第二天,班上来了新同学,正是明阳(真的明阳)。可儿亲手将卓b给她的宝石还给了明阳。明阳言:果然家族的使命胜于一切!

“这样做——明阳,你会受到家族的责罚的!”明阳想起了卓b昨晚在电话中说的话。

“我还有机会,一次就可以了!”明阳笑笑。

《流动的宝石》第二部

2013.1.15下午——2013.1.17下午

主人公:卓明阳 卓b 安可(可儿) 云绮 楼玉阁 怀婷 知拓

Story:1.卓明阳与同学们的关系疏远了,也很少到学校上课,可儿担心出事,便打通了电话,电话那头,是个陌生人。

“你是可儿吧!你好!明阳一家搬走了!”他说。

“搬走!”可儿言。

周末,可儿,楼玉阁,云绮,怀婷结伴来到别墅,奇怪的是有人住过的痕迹,每件摆设整齐罗列,“他们——走了!”楼玉阁言。

“不致于!”怀婷见流动的宝石挂在明阳的房内,不见的仅是那副少女画像,“那个应该是可儿的!”怀婷见宝石上有刮过的痕迹。

可儿冷静下来,寻视了一周,上了阁楼。阁楼里,卓b木然地站在窗边,泪水滑落。

“卓b,是你吗?”云绮跑到前面。“嗯!”他点点头,手中抱着那幅画。

“明阳去哪里了?”可儿问。“走了!”卓b说完,便疾步向前,催眠了可儿。大家慌了,明阳出现了,他忙催眠了大家。

“让他们忘掉我们,好吗?哥?”明阳问。“总比被族人发现要好得多,族人知拓不是已出动了吗?那么我们俩个不能保全她的性命了!唯一做的,便是拖延时间!”卓b言。“你相信‘流动的宝石’带来的杀戮吗?”明阳问。“你呢?”卓b笑笑,于是施法让大家回到了起点。(学校里,无一人记得他们)卓b,明阳销声匿迹了。

2.血的纪念

“这是2013年的某一天,我们相约到校车经过的郊外,去走走!”可儿在日志中写道,“周末的时间越来越紧了,因为考试,大家无心思游山玩水,干脆带上书本,一起去郊外,来个‘手不释卷’的现实版,”写到这里,她将日志转为私密日志,便带上行李,和怀婷一起上了校车。校车上,仅有两位同学:一是楼玉阁,一是云绮。她们打了招呼,各自封闭语言系统,玩手机的玩手机,看窗外的看窗外,唯云绮在斟酌什么,口中还喃喃自语,可儿听着她低沉的“咒语”竟被“催眠”了。

醒来,已是到站了!大家无意识地走在一起,在郊外的草地上下车,进了森林,来到另一处草地。怀婷说说笑笑。云绮一一对答。楼玉阁,可儿一路打盹儿。“这里很熟悉啊!”云绮言。“似乎以前来过!”“不是吧!这种地方,又不是近山伴水,本人的品味没那么低!”怀婷言。

“这点儿,我信!”可儿言。

“我想睡会儿!喏,这是考点,我都标记好了!不懂的,等我睡醒了,再问!”楼玉阁不及她们发问,主动示好。可儿言:“聪明!这是我的!”可儿随从交出书本。

“谢谢二位慷慨解囊!本人感激涕零!”云绮说着,泪汪汪的眼睛摆在了眼前。“你这是演戏啊!演技不错!”怀婷抓起二人的书本,就跑。“喂!我的!忘了我了!”云绮言。“她们——”楼玉阁头疼地捂着脑袋,“可儿,我自我催眠了!有事,call一声!”“嗯!”可儿向前走去,停在一棵树下,睡着了!

“原来如此!原来她就是可儿!”知拓自隐形的别墅里探出头来,“那个给明阳打电话的人!不错嘛!还活着!可惜了!他们真是的!就因为她,自愿接受惩罚!”说着,握紧“流动的宝石”的一刹那,可儿像被诅咒了一般,眼睛变成了红色,她向“明阳的家”走去。楼玉阁竟睡着了,一睁眼,见可儿手中拿着什么亮晶晶的东西,茫然走着。他跑过去,问因。远处,云绮跑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把利刃。“可儿!”怀婷看到云绮的举动,尾随。

“云绮!”楼玉阁见她一步步接近楼玉阁,他慌张地躲着。“怎么回事?”怀婷问。“去阻止可儿!”楼玉阁言。“她手里的东西在施法!”楼玉阁不明白自己为何知道这是法术。

“嗯!”怀婷夺走了宝石,宝石立刻破裂了,她的手一时失去了知觉,血流了出来。“怀婷!”可儿似乎感觉到什么,扶住了倒下的怀婷。

云绮恢复了知觉。楼玉阁奔向她们时,见到了若隐若现的别墅,“它是什么?”

怀婷的手医治后,已是傍晚,大家停在医疗室里,学校中人影稀落,谁也没有解释为什么怀婷受伤,可儿一脸罪恶感,删去了日志。

3.下一站天亮

第二日,班上来了新同学,他言,他叫知拓,凡是对他疑惑的人,像被控制了一般,纷纷厌恶起可儿,云绮,楼玉阁了,但因楼玉阁是人中骄子,知拓的挑战欲被激起了!

梦中,楼玉阁与知拓各自持剑,相持而对!楼玉阁想着梦中的一切,甚是无奈。“竟然有这种事!”知拓整个晚上,思忖对付楼玉阁的事,一狠心,施法令楼玉阁不得入睡。楼玉阁碾转反侧,干脆玩起游戏,奇怪的是上课依然睡觉,考试依旧年级第一,令知拓恼火。

知拓正式宣战,楼玉阁久被梦缠绕,终于经可儿一语惊醒梦中人(当断则断,不断则乱),迎战。

知拓在校中拉票,云绮看到积极的他,觉得似曾相识。

学习表拟定好后,班导交给了可儿,可儿惊疑屡次在学号11、12间空白两行,明明班上同学没有这两个学号的。

怀婷伤愈不久,便加入了学习行列,楼玉阁逢凶化吉,愈挫愈勇,知拓施“鸿门宴”一计,邀请楼玉阁,可儿,怀婷到他家做客。

知拓依旧让他们住以前的房间,自己搬到阁楼,除阁楼外,无一间不是原有的样子。可儿的记忆似乎苏醒了,她知道知拓有目的,至于是什么,她想不出。

云绮住了明阳那间,一副少女图令她浮想联翩。“这是——”突然一阵清脆地撞击声传来。云绮赶到时,见大家都在盯着地板上破碎的宝石。“流动的宝石!”她第一个说出口。知拓拿出宝石一刹那,云绮像变了个人,向他们走去。可儿动弹不得。楼玉阁,怀婷躲避。知拓言:“两条‘流动的宝石’。果不其然,他们背弃了族人的使命!”

云绮将可儿推下了楼。楼玉阁被云绮用刀具划伤。怀婷跌倒在地。

明阳出现,他用宝石救了可儿等人。知拓因对人施法,被赶到的族人带走了。

明阳将宝石放进了少女图里,把大家送回学校后,取走少女图。

4.崭新的开始

新学期,可儿及大家想起了明阳,卓b,在疑惑不安中,度过了一年,一年后,明阳出现了。他俨然忘却了他们。大家回到了起点。可儿明白意味着什么。云绮转学走了。楼玉阁申请了出国机会。怀婷郁郁寡欢。

一天,画室里,一个学生在画着作品,名为《流动的宝石》,可儿帮同学抬画具,看到了作品。“是明阳!”她回身时,明阳毁掉了宝石,消失了。 画上写着几行字:将平生第一次深情的泪水放于宝石中,当阳光射入它的肌体,会明白它的意义——死亡的开始,幸福的结束!——《流动的宝石》。可儿流下了泪的瞬间,画,他,宝石的记忆消失了,时空在她的脚步中越走越近。

(终)


Tag:流动 , 宝石

上一篇:出狱后
下一篇:流动的宝石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网站帮助 | 网站地图 | 免责声明 | 版权声明 | 建议留言 |